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的学派 >正文

温暖的亲情

时间2021-11-26 来源:下者为巢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温暖回忆

亲情是淡淡的牵挂,是浓香醇厚的咖啡,是清香淡雅的热茶,是眉间顾盼的守候。

兄弟姐妹的情份,是除了父母之外最温暖的关系,因为身上流着相同血缘的人,所以即使是路途遥远折腾也不怕麻烦的问候。

在长长的岁月里,这份亲情如春日阳光,伴随着我们成长老去。

老弟从广州过深圳办事,发来一个消息说:姐,晚上没地儿住,晚上去你那住一宿。

看到这个消息。告诉两小家伙,乐的蹦跶起来,于是不停地问:“舅舅什么时候到啊?”

老弟发信息来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本来想晚餐简单点的,我马上去超市买了点排骨和冬瓜,再买一把青菜,天气炎热,冬瓜煲汤很适合奔波的劳累。

告诉过两小家伙舅舅要来,小家伙们总是很兴奋,时不时地又问一句:“舅舅还没到啊?”

癫疯病能好吗

“舅舅没那么快,吃了晚饭,你们冲好凉再等着舅舅来吧。”于是小家伙们都很听话,认真吃饭,然后放水冲凉。

六点多,老弟说从龙华上了地铁,可想而知的此时地铁上,正是下班高峰期,挤在地铁上犹如罐头沙丁鱼一般。

算算时间,赶不上到地铁总站时再转到这约场的车,这里比较偏僻,公交车不多,跟老弟说好,我开车去接他一段路程。

两小家伙已经冲好凉,在我身边不停念叨:“舅舅怎么这么慢的呀?”

可是你们小家伙不知道,舅舅来一趟多么不容易,辗转几趟车,花费几小时才到的了啊。从广州过来也是这样,公交车地铁长途车,然后又是公交,一年之中来来回回几趟的折腾,为的是来看看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们,热一热我们被距离拉远的情分。

我在等待时间去接老弟,他发来消息说,预约了滴滴打车,不用我们开车去接,免得我们奔波。

经过几个小时的等待,老弟来电话说他到了,先去超市里买点东西,我笑他说,你什么都没带我们也欢迎啊。他说小孩子很期待舅舅的到来,但也更期待手里带有糖的舅舅。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期待在外打工的大姐,每每回家也羊角风如何治疗是带有好吃的好玩的。

时间凑巧,老弟的到来碰上儿子的生日,为了给小外甥庆生日,原本老弟只想住一晚上的,决定住多一个晚上,给小家伙们买蛋糕买玩具等,让小家伙们的暑假多了一些快乐的回忆。

老弟闲来无事,陪着两小家伙看动画片,或是陪他们打闹玩乐,他们看到舅舅外出散步,小家伙们马上停止动画片当跟屁虫。如我跟老弟小时候那样,不管我去哪里身边都是跟着有弟弟妹妹的。当小伙伴们可以结伴去很远的地方玩时,他们总是以我带着弟弟不方便不让我加入。记得有一次,上小学六年级的堂哥说要带我们去他的舅舅那个村里见识一下温泉水,那个村子隔了几重山,走路去要一个多小时,我的背上背着还不会走路的老弟,一直跟着小伙伴们一起走,当走到老石桥中间的时间,堂哥停下来看着我说,要带弟弟,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去舅舅家的温泉玩,不然走累了或是弟弟哭闹了我们可没办法应付。我尽力说我能够背着弟弟去,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堂哥还是不答应,一直停在桥中间不前行,然后其他的小伙伴们不乐意了,说我不应该跟着去,叫我回家,七嘴八舌说的我不敢坚持跟他们一起去。只好背着弟弟往家返,当我一直走回到家门口往回看时,小伙伴们早已不见了踪影。小孩颠娴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那个下午,小伙伴们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在讨论温泉的神奇,讨论着堂哥舅舅家每天不用烧热水的羡慕,我却只能望着无辜的老弟心里难过。在那个时候,身边小伙伴们都自由自在玩耍,对于身边有一个稚弱的弟弟是深感无奈的事。那个时候我说宁愿参加辛苦的田园劳动都不愿意在家里带着弟弟。为此也有小伙伴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农忙的时候,我可以不用跟着亲人们下田帮忙,带着弟弟在家不用被风吹日晒,可是我依然羡慕小伙伴们。

有时候明明是偷偷的出家门不让跟屁虫发现,然后到某个转角处又看见弟弟妹妹跟上来了,那时候我总是气恼他们那么灵敏,一下子就知道我去哪儿了?整个童年时期,因为有弟弟妹妹,几乎不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后来弟弟妹妹都开始上学了,而我已经开始了打工的生活。大概是第三年的春季回家休假,给全家人买了礼物,交了那微薄的工资给父母之后,所剩钱只够返程车费了,偶然间,我说了一句闲话:“钱都要用完了,车费都快没了!”

老弟听到后,他拿出他仅有的一张五块零花钱,说:“大姐,我这钱给你坐车吧!”

顿时,我觉得温暖无比,也很感动幼儿颠痫病吃药为什么还会发作,他才不过是一个小学生,舍得拿出那时候很稀罕的零花钱给我。原来那个曾经整天跟在我后面的跟屁虫弟弟在慢慢长大了。

生命中,有了兄弟姐妹的相互牵挂,人生便有温暖的依靠。女子结婚以后,有娘家兄弟的关照,有时候婚姻生活也会不一样。

前几年,堂姐因为跟婆婆吵嘴闹了矛盾,后来婆婆觉得堂姐的娘家人不怎么样也没怎么来往气了堂姐,堂姐委屈跟娘家人诉苦,堂哥召集亲房里的兄弟十来个人,一起浩浩荡荡去了堂姐家里,堂哥们去到堂姐家,婆婆看到这个阵势以为来讨说法的,但是堂哥们什么也没说,喝了几碗擂茶,跟堂姐夫唠叨一些家常便回来。此后的每年春节后,堂哥们都会挑个日子,去堂姐家喝碗擂茶,堂姐的婆婆,后来再也不敢为难堂姐。让我觉得很感慨,好像娘家的兄弟,是婆家立足的底气。

我的婚姻或许不被这回事影响,但是我们姐弟妹之间的感情,是无可取代的。老弟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然后要用大半天的时间返回广州上班,努力为生活打拼。看着他远去的高大背影,这份血浓于水的牵连,承载着许多童年的回忆,也寄予了未来的希望,也是姐弟妹中彼此放不下思念与祝福。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