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刘姥姥 >正文

[小小说] 深夜潜伏

时间2021-10-06 来源:下者为巢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真是可恶透顶,都土埋半截的老伴,深夜在望远镜里看的居然不是天上星星,而是对面楼里的裸体女人……
  
  (一)望远镜里的风景
  
  夜色深了,一轮弯月缓缓地升上半空。此时,赵大鹏正举着高倍望远镜,出神地向窗外眺望,就连妻子刘娟走到身后都没有觉察。
  
  “老赵,真有那么好看吗?”刘娟轻拍了一下赵大鹏的肩,笑着问。不料,一拍之下赵大鹏的身子竟情不自禁地微微一颤,撂下望远镜含含糊糊地应着:“好……好看。老伴,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都十点半了,你干什么去?”可刘娟话没问完,赵大鹏已急匆匆地出了门。
  
  这个老东西不是说要看“双星伴月”吗?怎么走了?一个月前,报纸和电视就预
  
  告说,今晚会出现天象奇观“双星伴月”,月亮
  
  和金星、木星将同时显现夜空。为此,赵大鹏还专门买了这只高倍望远镜。刘娟嘀咕着举起望远镜看向天空,顿时惊呆了!
  
  只见西南方的天幕上,镰刀弯月在如纱的云层中时隐时现,月亮左上方不远处金星熠熠生辉,宛如一盏明灯,而在金星右上方附近,明亮的木星泛着银光,像极了晶莹剔透的宝石。三者相互依托,相互映衬,果真是美不胜收,不愧为天象奇观!
  
  “简直太美了!老赵盼了那么多天,终于盼到了,可为啥又不看了?”刘娟纳闷地下移望远镜。刹那间,刘娟再次惊得目瞪口呆!这次,刘娟看到的不是美丽的星星,而是个美丽的女人!
  
  对面楼的一扇窗帘半拉的窗口内,柔和的灯光里晃动着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相妩媚,身材苗条,好像刚刚洗完澡走出浴室,正站在窗前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裸露的身子一闯入眼底,虽同为女人,刘娟却也不由脸颊一热。回想起方才老赵略带慌乱的怪怪神情,刘娟不禁暗想:老赵会不会看的也是她?哼,眼瞅人都奔着五十去了,你要敢朝三暮四,做出晚节不保的事来,我可不管你心情好不好,绝不轻饶你!刘娟气鼓鼓地掏出手机要给赵大鹏打电话,孰料,望远镜里又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二)静夜惊变
  
  赵大鹏和刘娟居住在洛川市天苑小区,下楼不到百米便是繁华的商业区。街道两旁,酒店商厦林立,旅店迪吧洗浴城更是一家接着一家。每逢夜晚来临,街边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些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来。她们是干什么的,刘娟心里清楚。近段时间,公安民警组织了几次“扫黄行动”,抓了一批卖淫女和嫖客,整治效果很是不错。但风声一过,从事这一行当的女子又像雨后的韭菜一样冒出来,你割一茬我长一茬,而且比以前更隐秘,更难抓。
  
  从高倍望远镜里,刘娟看到丈夫赵大鹏站在街边,儿童怎么治疗癫痫病?在和一个穿低胸吊带裙的女子低声交谈。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街灯不远,灯光打在赵大鹏脸上,让刘娟看得真真切切——女子扭捏着靠向赵大鹏,赵大鹏迟疑着后退了半步。女子似乎说了句什么,伸手在赵大鹏的脸上摸了一把,接着拉住了他的胳膊。赵大鹏再没拒绝,任由女人靠在臂弯里。
  
  “好啊赵大鹏,你不光脾气越来越坏,连心思也越来越花了!”刘娟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望远镜重重摔在窗台上,出门下楼,去找赵大鹏算账。三个月前,赵大鹏工作中出了点差池,提前从岗位上退了下来。退休后,赵大鹏瞅啥都不顺心,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结婚二十八年来,赵大鹏的脾气从没如此火爆过。
  
  刘娟清楚丈夫热爱工作,不想早退,但上级的决定已经下发,已成事实的事,难以挽回。于是,刘娟就像宠孩子似的宠着他,惯着他。谁知这一宠一惯,赵大鹏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仙了飘了,临老还想玩一回浪漫!
  
  怪不得!买来望远镜,原来不是看天象,而是偷看人家洗澡!看得火烧火燎,便去找不三不四不干不净的女子。你赵大鹏算是白活了!刘娟愈想愈气愤,冲下楼直奔小区外。五六分钟后,刘娟跑到街上,一眼就看到那个女子还在和赵大鹏拉拉扯扯,身子都黏糊到了赵大鹏的怀里。
  
  赵大鹏指指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说:“我们去喝杯咖啡吧。”“我听你的,今晚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女子说着,挽起赵大鹏的手臂偎依着向咖啡厅走去。他们的对话,给跟上来的刘娟听了个一清二楚,直听得她心头火气噌噌往上蹿!她快步奔上前,一把扯住女子的肩膀张口就骂:“不要脸——”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心痛到了极点。女子一回过头,刘娟的手指便抓向她的脸。女人打架,擅长抓挠。但没等她的指尖落到女子的脸上,赵大鹏却猛地转身,抓住她的手腕往外一推!“咕咚——”刘娟猝不及防,踉跄着跌坐在地。“赵大鹏,你敢打我?你混蛋——”刘娟气得呜呜大哭。可赵大鹏不仅没有来扶她,还黑着脸大声训斥:“你回去,别跟我胡闹!”
  
  刘娟快气疯了:是我胡闹还是你胡闹?黄土都埋到胸膛了还出来拈花惹草,你要不要脸?
  
  “赵大鹏,你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我要和你离婚!我这就到警队找你领导去!”刘娟气蒙了,哭叫大喊。喊声瞬间撕破了夜空的宁静,也惊动了两个在咖啡厅前游来荡去的男子。两个男子一怔之后撒丫子就跑,边跑边高喊:“二虎,快下来,有警察!”
  
  “宋娜,你守在这儿,我去追他们!”赵大鹏急切地说完,抬腿冲着男子跑走的方向追了下去。一眨眼的工夫,三人先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情势骤变,刘娟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和面前的这个女子是在演戏?刘娟愣愣地想着刚站起来,就见咖啡厅旁侧的楼道内又突地蹿出一个高大的黑影,手持尖刀凶神恶煞般扑来。不用说,这生活中要如何预防癫痫病是对方听到喊声,把刘娟当成了警察!刘娟哪里见过这阵势,顿时吓得双腿发软,迈不动步,眼睁睁地看着尖刀闪过一道寒光,向胸口刺来——
  
  (三)狡猾的对手
  
  “闪开——”
  
  千钧一发之际,那个叫宋娜的女人飞快地冲到近前,用力推开了呆若木鸡的刘娟,而尖刀则擦着宋娜的肩膀刺了过去!
  
  血!流血了!借着咖啡厅里透射出的灯光,刘娟看到宋娜裸露的肩头被刺伤,鲜血汩汩地涌出来。持刀男子乘机夺路而逃。宋娜顾不上查看伤口,紧跟着飞起一脚,踢中男子的后背。男子脚下一闪,摔了个狗吃屎。宋娜两步赶上,抬脚踏在男子的腰部,接着一撩裙子,掏出一副手铐来。男子岂肯乖乖就擒,猛一翻身,举刀要刺。此刻,刘娟也回过神,大声惊叫:“小心——”
  
  但,男子的尖刀并没有刺出,握刀的手臂也僵直在空中。因为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他的脑门!
  
  是宋娜的同事到了。几名警察干净利落地制服了凶悍的持刀男子,押进了警车。宋娜对其中一位警察说:“王队,老赵去追另外两个嫌疑人了。我请求前去支援!”
  
  王队一听,显得有些吃惊:“老赵?你的师傅赵大鹏?他也参加这次行动了?”“是的,我担心他会有危险。等回来我再向你汇报。”话音未落,宋娜已跑出十几米远。王队微一思忖,下达了命令:“小王,跟我去追宋娜,其余人员押解嫌犯马上归队。”
  
  仅仅几分钟时间,天苑小区又恢复了平静,可刘娟的心里却再难平静。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太鲁莽,不问青红皂白便大吵大闹。她应该相信自己的丈夫,因为丈夫赵大鹏曾经是个十分优秀的警察。
  
  至于那次失误,刘娟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赵大鹏接到线报,说一桩省厅挂牌的走私大案的首要案犯钱大龙很可能在洛川市出现,警队迅速设伏,暗中封锁了各个路口。谁知,问题恰恰出在赵大鹏和他的年轻搭档宋娜所蹲守的关卡:极端狡猾的钱大龙玩了个“狸猫换太子”,溜了!
  
  那天晚上,天阴沉沉的,能见度不好,即便如此,案犯一露面,赵大鹏还是盯上了他。赵大鹏慢慢靠近,正要出手抓捕,谁料对方已有觉察,顺手将身边走过的一个行人挟持为人质!宋娜立即向警队汇报案情,警队明确指示:先稳住案犯,疏散群众,谈判专家和狙击手马上到位。但此时,案犯的情绪极为亢奋,不停抖动的尖刀已割破了人质的脖颈。不能再僵持下去了,万一割断颈动脉,人质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危急时刻,赵大鹏瞅准机会,开枪了。子弹穿过人质的腋下,精准地击中了案犯的胸口。可由于双方距离太近,子弹又从案犯的体内射出,击中了一名围观群众的脊椎,致其下身瘫痪。
  
  擅自开枪,伤及无辜,已经违反命令;更出乎赵大鹏意料的是,被他击毙的根邯郸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本不是钱大龙,而是他的同胞兄弟、长相相似的钱二龙!当双方对峙时,钱大龙早已大摇大摆地溜出了设伏圈!整个抓捕行动宣告失败,赵大鹏为此受到严厉处分后提前离岗。原来退职后的丈夫没有破罐子破摔,而是在协助搭档宋娜抓捕嫌犯!而随后传来的消息,又让刘娟那颗悔恨不已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
  
  赵大鹏受伤了!
  
  (四)险象环生
  
  电话是宋娜打来的。宋娜说,赵大鹏孤身追击,追到岔路口,两个嫌犯分道逃窜。赵大鹏追上了其中的一个,并将其扑倒在地。谁料另一个又迂回赶来,挥起匕首刺向赵大鹏的后背——
  
  “老赵他伤得重不重?”刘娟焦急地问。宋娜说,行凶的嫌犯已被她和王队抓获,小王开车带着赵师傅去医院了,是公安医院。挂断电话,刘娟风风火火地下楼,拦住一辆出租车赶去,一路上不停地念叨:“老赵,是我错了。求求你,你可千万别离开我……不,不,老赵福大命大,不会出事的……”
  
  从警近三十年,赵大鹏参加过无数次抓捕行动,与穷凶极恶的歹徒碰面可谓是家常便饭。正如刘娟所说,每次身陷险境,赵大鹏都能逢凶化吉。有一次,老赵与两个通缉重犯狭路相逢,虽身中四刀,变成了血人,最终却靠着一股“拼命三郎”的韧劲,硬是将对方绳之以法。这一次,他也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可当刘娟心急如焚地赶到公安医院时,意外又发生了!
  
  赵大鹏失踪了!
  
  他会去哪儿?警员小王无奈地一摊手,说车到医院门口,他去找夜班护士来抬老赵。护士来了,谁知打开车门一看,后背挂彩的老赵早没了影!刘娟一遍遍拨打赵大鹏的手机,手机始终关机。
  
  “老赵啊老赵,你要急死我啊!现在都半夜了,你到底去了哪儿?”一时间,刘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实在想不出个办法来,刘娟只好回家去等。
  
  下车上楼,刘娟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门板突然洞开,是老赵疾步冲了出来!刘娟又惊又喜:“你可吓死我了老赵,你怎么不开机?”老赵脚步没停,边往楼下冲边说:“手机追歹徒时丢了。你快帮我报警,我去对面楼!”
  
  又是对面楼!难道对面楼藏着什么重大秘密?刘娟进了房间,举起望远镜看向对面那扇窗。窗内,灯光依旧亮着,那个女子已穿好衣服,正坐在电脑前上网。一切都看起来风平浪静,老赵为什么要我报警?刘娟正迟疑间,对面楼突然险象环生!
  
  从望远镜里,刘娟看到那个女子站起身,犹豫着走向门口。应该是有人敲门。敲门人肯定不是老赵,眼下这工夫老赵不可能到。门开了,一个陌生男子走了进来,看样子两人很熟。女人蛇一样贴上去,张开双臂搂住男子的脖子,撅起小嘴吻住了他的嘴唇。偷看人家亲热是不道德的,刘娟刚要放下望远镜,就见男子一手抱着女子,一手颠痫哪里治从腰里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天,男子要行凶!刘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忙掏出手机,哆嗦着手指拨下了三个数字:110。而此刻,赵大鹏已冲上楼,猛一脚踹开门,合身扑向那个男子。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发一声尖叫瘫软在地。两个男人厮打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刘娟直看得心惊肉跳,一个劲地默祷:“老赵,你要坚持住,坚持住!王队长,你们快点,快点啊,快点去救救老赵——”
  
  赵大鹏本就受了伤,和那个男子又缠斗了七八分钟后体力渐渐不支,被压在了身下。男子的左手扼住赵大鹏的脖子,持刀的右手高高举起,凶狠扎
  
  下!
  
  “老赵——”刘娟悲切大叫,望远镜“当啷”坠地——
  
  (五)烟消云散
  
  哭喊着老赵的名字,泪流满面的刘娟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对面楼。一推开封锁现场的警察,刘娟惊愕得张大了嘴巴:丈夫赵大鹏竟然没事!
  
  在匕首扎下的瞬间,王队带着宋娜等刑警火速赶到,果断地开了枪!
  
  “刘姨,对不起。当时事发突然,我和赵师傅不得不——”宋娜走到刘娟身边,歉意地解释说,上次钱大龙从她和老赵的眼皮底下溜走后,老赵就暗下决心,虽然自己退休了,也一定要亲手抓住他。
  
  一个月前,宋娜得到情报,钱大龙金屋藏娇,有个叫洛菲菲的小情妇就住在天苑小区。巧合的是,从老赵家的窗户能观察到洛菲菲的日常起居,老赵便借口夜观天象,买了望远镜。随着走私案犯相继落入法网,钱大龙很是恐慌不安,而掌握着他大量走私犯罪证据和知晓他行踪的洛菲菲更让他坐卧不宁。于是,心狠手辣的他就想杀掉洛菲菲,毁灭人证。老赵和宋娜也意识到钱大龙会这么做,便暗中布控,夜夜设伏,不料刘娟的搅局惊扰了嫌犯,打乱了悄悄靠近、一举拿下的抓捕计划。在抓住钱大龙派来杀人灭口的歹徒后,老赵想到钱大龙老谋深算,非常狡猾,自然明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定会趁乱再次行动,便带伤匆匆赶回,继续设伏。
  
  果不其然,钱大龙真的杀了个“回马枪”!刘娟回家的当口,老赵正发现钱大龙向对面楼走去,便让钱娟报警,自己冲了过去。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误会了老赵,也误会了你——”刘娟愧疚地看向宋娜。赵大鹏如释重负,长长出了口气:“走吧老伴,大案告破,烟消云散,这回我该安安心心地享受退休生活了。”
  
  谁知,王队拍拍他的肩,认真地说:“想清闲?没门!我已经跟局领导请示过了。领导也批准你明天继续上班,担任刑警顾问!”宋娜等一干刑警齐刷刷地同时敬礼:“欢迎赵师傅归队!”
  
  赵大鹏愣怔了几秒钟,眼底不由一热——终于又能回到无比热爱的岗位上去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