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说礼邪 >正文

甜爱路,爱情走丢好多年

时间2021-10-06 来源:下者为巢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君问归期未有期】
  
  2012年,董小茜有个异地恋人,许明朗。
  
  那段时间,电视台在春熙路举办秀恩爱活动,弄得形单影只的董小茜想隐身。爱TA就在春熙路唱情歌?那落单的人,是不是只能绕行?
  
  可春熙路是董小茜上下班的必经点,想绕也绕不开。情人节前后,因为这个活动,春熙路上无数情侣牵着手,高调而稳妥地晒幸福。他们唱着情歌,再来个热烈的拥抱。
  
  董小茜心情沮丧,她很想发烧感冒,休几天病假。奈何洗了冷水澡,也没生病迹象。怎么办?当然只能找许明朗发牢骚。
  
  当初,许明朗心系上海,董小茜的爱情也阻挡不了他的脚步。在人来人往的机场,许明朗曾深情款款地说:“茜茜,等我回来。”他答应她,只是去纸醉金迷的上海,触摸一下大城市的繁华,他的根在成都,他爱的女孩也在成都,所以他这辈子注定会回来。
  
  只是,3年过去,君问归期未有期。所谓的归来,不过是遥遥无期。
  
  【走一走黄昏里的甜爱路】
  
  这3年里,董小茜不定期地会收到一封手写信。信封上盖有一个英文“love”的邮戳,这些信,来自上海的甜爱路。
  
  寄信人,当然是许明朗。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还能收到手写信,简直不可思议。但爱情,可不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每封信的内容都很短,字字句句只有一个主题:上海很美好。
  
  许明朗说,上海有24小时便利店,有精致妆容的女孩,有潮湿的空气。董小茜反问他,这些,成都没有吗?
  轻微癜痫是怎么引起的r>   许明朗说,上海的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风花雪月的故事。董小茜反驳他,那上海能拍出《好雨知时节》这样干净的电影吗?
  
  来来回回的争论里,董小茜有了一点倦意。但许明朗仍然乐此不疲,乐此不疲地给她寄信,乐此不疲地劝她来上海。
  
  董小茜对上海,是有过向往的,但也仅仅只是向往。很久以前,董小茜在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相爱的人手牵手走过甜爱路,爱情就会长长久久。那时候,她的愿望不过是某一天去上海,和许明朗牵着手,走一走黄昏里的甜爱路。
  
  “真的不愿来上海吗?”
  
  “我想让你回成都。”
  
  这样的对话,他们持续了3年,等于许明朗的100封手写信,等于董小茜保存完好的20张机票。可他们,谁也不让谁。没有任何一方,开口先说放弃这场爱情。也没有任何一方,肯放弃一切,奔赴对方的城市。
  
  【一下子淹没掉许多快乐】
  
  2012年圣诞节,董小茜买了第一张由成都飞往上海的机票,打算给许明朗一个惊喜。
  
  抵达虹桥机场,已是晚间8点。排了半天队,董小茜总算打到一辆车,报给司机师傅许明朗说过的地址。可等她敲开602室的门,差点呼吸困难。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
  
  董小茜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声音有些颤抖地问:“请问许明朗住这吗?”
  
  女子朝屋里喊:“谁是许明朗?有人找。”
  
  许明朗从一个小隔间里探出头,看到董小茜,他的惊吓明显大过惊喜。尽管他极力掩饰,但董小茜觉得,自己的到来,并没有给他增添快在治疗羊癫疯的时候,能用药物来治疗吗?乐。
  
  不是说,在上海与人合租三室一厅吗?哦,对,许明朗没有撒谎。只不过,90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六个小单间。而许明朗那间只不过是客厅隔出来的三分之一。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里,倒是样样俱全。
  
  这些,让董小茜看着想流泪。
  
  “傻瓜,刚才误会了吧?这些都是室友,不过住了这么久,大家相互都还叫不出名字。”许明朗一边解释,一边收拾地方给董小茜坐。
  
  那一刻,董小茜只有一个念头:劝许明朗回成都。她一点都不喜欢上海,这里拥挤的人群,狭窄的居住环境,一下子淹没掉许多快乐。
  
  董小茜在上海待了两天,劝说无效,只能放弃。她没办法放弃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来迁就他的梦想。那么至少她要等他,等他归来,安心地臣服于那座叫成都的城市,慢悠悠的生活。
  
  【没有灵魂的空城】
  
  2014年,许明朗月薪一万五,早已搬离群租房,住普陀区的一室一厅。3年的时间,许明朗凭着天分以及吃苦耐劳,在公司里爬到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位置。
  
  “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就能在上海给你一个家。茜茜,别待在那个让人堕落的地方了。只有上海,才能激发一个人的潜力。”许明朗在电话里说这些的时候,董小茜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个男人,永远不可能归来了。
  
  他的天地在上海。
  
  这一年,董小茜28岁。她问自己,是要放弃自己爱的城市,还是要放弃许明朗?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3年。一直不肯做决定,是因为她希望有一天,许明朗会如当初说的那样,郑州专业儿童癫痫病医院看尽繁华,然后归来。
  
  可许明朗的归期,未有期。
  
  黄昏的时候,董小茜走在春熙路上,心情惆怅。只要一想到那么漫长的未来里,她的身边没有一个叫许明朗的男子,这座城市再美好,也不过是没有灵魂的空城。
  
  圣诞节前夕,董小茜递交了辞呈,告别了春熙路,然后,买了第21张从成都飞往上海的单程票。
  
  对,是单程票,而不是往返。她决定为爱妥协。
  
  许明朗在机场接到她的时候,满脸的笑意,多得快要溢出来。他们深爱对方,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董小茜的迁就,一切看起来更是花好月圆。
  
  【欠了一格的两个齿轮】
  
  上海果真遍地是机会,董小茜很快就在一家大型公司找到一份文案策划工作,工资翻倍,当然,辛苦程度也翻倍。
  
  在成都,穿过春熙路,坐两站公交车就是她的家。可是,在上海,花在地铁上的时间,往返就是两个多小时。
  
  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这里有许明朗。她在做出奔赴上海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她没料到,3年时光,早已改变了一个人。
  
  许明朗比想象中还要忙,偶尔回家吃饭,不是抱怨公司里有人给自己穿小鞋,就是炫耀这一天如何巧妙地讨好了领导。
  
  这样的许明朗,陌生得有点可怕。他不再是记忆里那个白衣少年,他变得虚荣、易怒,还有点自以为是。董小茜心底为之坚持的那点爱情,就这样一点点流失。
  
  29岁生日那天,许明朗带她去新天地吃西餐,两人聊着聊着,话题又被转移到工作上。环境癫痫病可以完全看好吗?高雅的西餐厅,许明朗手舞足蹈地说着自己升职的原因:“你以为光靠业绩就行?职场不耍点小聪明,只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董小茜始终沉默不语,这个男人,终究变成了她讨厌的那类人。
  
  不知从何时起,她和他已经不在同一个频率。他们就像欠了一格的两个齿轮,再也不可能有严丝合缝的完满。
  
  【爱情也跟着老去】
  
  分手那天,上海阳光倾城,空气里有淡淡的白玉兰香。
  
  董小茜实现了最初的心愿,和许明朗牵着手在甜爱路上来回走一趟。原来传说中的甜爱路,不过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马路,但因为“甜爱”两个字,被赋予了美好的内涵。
  
  路口那个邮筒,许明朗投递过无数封手写信。他是真的爱她,才会用这样美好的方式,来维持一段异地的恋情。
  
  许明朗显然没料到,董小茜会说分手。他表情错愕地问她:“为什么?茜茜,我做错什么了?我可以改。”
  
  董小茜不知道要如何告诉他,自己心里的纠结与彷徨。她原本以为,自己和许明朗之间,只不过是从成都到上海的距离。可是,来了上海她才知道,他们之间,最大的距离,从一开始就存在。她骨子里喜欢安逸的慢生活,而他却喜欢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寻找归属感。他说得没错,要想在竞争激烈的上海赢得一席之地,除了努力,还得有点小伎俩。
  
  这样的小伎俩,让董小茜倒胃口。当你深爱的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的形象轰然倒塌的时候,爱情也就跟着老去。
  
  这是2015年,董小茜刚刚过完29岁生日,做这个决定,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