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他们在 >正文

“我是狐狸精,我儿子是野种,我老公是忍者神龟”_情感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下者为巢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01

  love小姐

  董建买了纪梵希全色号口红,颠颠从苏州回了南京想给夏梦颜惊喜。

  当他扭转钥匙打开家门后,赫然看见吴登奎跟夏梦颜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说话,三人登时一怔,夏梦颜旋即起身接过董建手里的蓝色行李箱。

  “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饭也没做,年底公司财务忙死了,有个经销商回款出了问题,我跟吴总正在讨论这事呢,真是头大!”

  吴登奎状似无意咳嗽两声:“明天再说吧,董建难得回来。”

  吴登奎走后,董建杵在原地发愣,夏梦颜双手不停摩挲:“我去卫生间给你放水,你舟车劳顿,先洗个澡。”

  董建进卧室找换洗衣服,刚踏入卧室一股腥躁气味钻进鼻子,他触电般惊觉,平展展的床铺边上,竟有两个挨得很近的塌陷的窝,分明是两个人一块坐过的地方。

  夏梦颜放好温水,打开卫生间门,董建早已直挺挺站在门口,脸沉如水,夏梦颜吓了一跳:“水......水放好了。”

  董建糊里糊涂在浴缸里泡了一下,等他再回卧室时,迅速瞥了一眼床铺,那两个凹窝没了,整个床铺得平平展展,恢复得和妻子的脸色一样!还要说什么吗?一切全然明白了。

  董建如一尊怒目金刚,发了疯般拽着夏梦颜头发把她拖到床边,指着床单问:“你刚才和谁坐在这?”

  夏梦颜疼得龇牙咧嘴,浑身颤栗,情急之下,指甲划飞董建腰上一条肉丝,俩人厮打在一起,儿子董磊听到声响喊了邻居来,才把绞在一块的两人分开。

  夏梦颜跪在董建膝前认了错,承认那人就是两人老板吴登奎!

  董建两眼一黑,万蛇噬骨般锥心,指甲深深嵌入掌心,难怪他从一进门就感觉俩人眼神躲躲闪闪。

  02

  love小姐

  当初董建跟夏梦颜是闪婚,撮合俩人的正是吴登奎!

  夏梦颜在吴登奎的灯具公司做会计,董建做业务员,夏梦颜是公司出了名的冷美人,身材颀长,皮肤白得自带镁光灯。董建其貌不扬,但业务能力非凡,深得吴登奎赏识,在老板牵线搭桥下,俩人走到一起。

  董建整日脸色红润,走路带风,嘴里哼小曲,他做梦也想不到追求夏梦颜的人那么多,他能抱得美人归,夏梦颜对他说:“我见多了油嘴滑舌的男人,你跟他们不一样,你能吃苦,有能力,跟你过日子踏实有奔头。”

  第二年夏梦颜就给董建生了个大胖小子,董建抱着皱巴巴粉嘟嘟的儿子,笑得头发丝都在颤抖,儿子取名董磊。

  两年后,吴登奎把公司总部迁往南京开拓更大市场,老员工争先恐后递交申请想去,竞争激烈,董建跟夏梦颜一商量,暂时把董磊送回老家癫痫病能治愈吗委托父母照看,趁年轻去外地拼搏,稳定下来后再把董磊接到身边。

  名单公布时,夫妻俩名列其中。

  俩人抱在一起原地打转,夏梦颜对董建说:“老公我相信你能力,到了南京你肯定会有更大发展空间。”

  董建没让夏梦颜失望,卯足了劲跑业务,相比于老家县城,省城灯具市场需求量大了好几倍,董建不但想办法和大经销商交朋友,一些零散生意的小经销商,他也和对方掏心掏肺交朋友,人脉稳固,逐渐建立了销售网络。

  两年时间,董建成了公司金牌业务员,频频升职,且有了二十一万存款,夏梦颜也做到了总账会计。

  夫妻俩把儿子从老家接到南京读幼儿园,商量着在省城安家,俩人眼睛闪着明晃晃的光,要是能在省城买套房子,以后回老家该多么扬眉吐气,但手上钱真不够!

  就在此时,吴登奎慷慨借给夫妻俩二十万:“你俩好好在我公司做,我不会亏待你俩,公司发展前景你们心里有数。”

  夫妻俩感激涕零,又跟双方父母借了些钱,凑齐了一套二手房首付,欢欢喜喜把户口迁到了南京,办乔迁酒那天俩人邀请了吴登奎,宴席上夫妻俩举杯敬了他,感谢他的慷慨相助。

  吴登奎常年在外打拼,老婆在安徽老家照顾一双老人和女儿,所以逢年过节董建和夏梦颜会主动邀请他到新家做客,吴登奎总是笑嘻嘻,他非常喜欢董磊,每次来都会给董磊带玩具,陪他玩乐高积木,过年还会给他压岁钱。

  两家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

  03

  love小姐

  两年后,吴登奎和人合伙创办了外地分部,董建从吴登奎那借了十万,自掏十万,负责苏州分公司,占30%股份。

  虽然不舍妻儿,但董建还是义无反顾去了苏州,他不仅想赚更多的钱给妻儿好生活,还想证明给吴登奎看,老板没看错人。

  这一去就是六年,头两年,他非常思念妻儿,每晚必须视频跟妻子说几句话,听董磊甜甜喊声爸爸,才能安然入睡。

  逢年过节见人家都团团圆圆,他萌发了回南京的念头,此时夏梦颜劝他:“我们还背负五十万房贷,还欠吴总二十万,趁现在市场好做,我俩多攒点钱,不能辜负吴总信任。”

  吴登奎也劝董建:“你安心在外赚钱,年底我让你拿奖金拿到手软,不会亏待你。”

  董建渐渐适应了夫妻分居生活,随着业务量突飞猛进,他应酬渐渐变多,有时一身酒气回到出租屋已是下半夜,繁忙的工作冲淡了他对妻儿的思念。

  每年只有过年那短短十几天一家三口相聚,董磊个子渐渐蹿高,奖状贴满墙壁,围在董建身边笑嘻嘻左一口爸爸,右一口爸爸,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

  夏梦颜总在电话里唠叨:“亲戚钱还完了,吴总钱也还完了,房贷也只剩二十万了,你看熬着熬着不就出头了癫痫的检查项目有哪些,小磊成绩好,吴总帮着联系了一所重点初中。”

  董建在苏州工作了六年,建立了成熟的销售团队,有了固定客户,在灯具市场有了一席之地,他肩上担子渐渐轻了,想回南京跟妻儿团聚,分隔六年,他发现跟妻子共同语言少了,视频时,夏梦颜总是一副疲倦神态,有时甚至挂断他视频,理由是在加班。

  调岗回南京是大事,必须当面跟吴登奎说,他特地挑了妻子生日那天回去,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出现开头一幕。

  俩人经过一番撕扯之后,脸上都挂了彩,在儿子的嚎啕大哭中俩人敛了狰狞面孔,冷静下来,董建走到董磊身旁问:“爸爸不在,吴叔叔是不是经常来我们家?”

  董磊虽是六年级孩子,但粗略明白父亲言外之意,磕磕绊绊说:“吴叔叔经常来家跟妈妈谈工作,有时还让我喊他......爸爸。”

  “小磊,你别胡说八道!”

  夏梦颜脸色遽然一惊,立马上前捂住儿子的嘴,董建背脊蹿入一阵寒意,一个趔趄,扶墙勉强站立,枯坐客厅一夜,思虑万千。

  第二天一早就拿了董磊头发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种,董磊跟他没任何血缘关系。

  董建看完报告,整个人被掠去精魂般,瘫在冰凉地上,哭得地动山摇,路人纷纷瞥下纳罕目光。

  04

  love小姐

  董建缓过神后直奔家里,如一头发疯公牛横冲直撞,把鉴定报告狠狠摔在夏梦颜脸上,然后用手紧紧扼住她脖子,站在一旁的董磊两腿直打哆嗦,吓傻了,呆在那嘴唇紧抿,微颤脑袋,不敢哭出声。

  “说!董磊是不是吴登奎的种!”

  夏梦颜使劲掰开董建双手,蹲下身,仰头顺气闭眼,费力吐出破碎话语:“多年前,我爱上吴登奎,意外怀孕,他当时承诺我,如果我生下儿子,就立刻离婚娶我,但当时他老婆有点怀疑了,为了稳住他老婆,所以我嫁给了你。”

  董建脸上血液仿佛被抽干,整张脸惨白一片,夏梦颜咳嗽两声继续说:“南京股份和苏州股份现在都在他老婆那,他怕家里母老虎,他不敢离婚娶我,所以我还是会跟你过下去。”

  董建嗤笑了起来,倏然间,似笑非笑的眉眼变得宛若冰寒,他梗着脖子哄走了妻儿,母子俩只能狼狈下榻宾馆,而董磊小升初考试在即,书本全在家里,夏梦颜心急如焚,几近崩溃。

  董磊拿着夏梦颜手机在电话里泣不成声:“爸爸,我想回家,我想你。”

  董建心揪了起来,虽然董磊跟他没血缘关系,但这些年的父子情却是真的,董磊牙牙学语那会,会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而是爸爸,错是夏梦颜犯的,董磊是无辜的,考虑到孩子前途,董建咬了牙,让妻儿回了家住。

  另一边他一纸诉状将吴登奎告上法庭,索赔八十万,吴登奎见事情败露,离开了公司,也不露面,委托律师参大理学院附属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加诉讼,既不承认自己是董磊父亲,也不做亲子鉴定,提出庭下调解,但调解两次均没谈拢。

  而此时,受父母感情巨变影响,董磊小升初成绩惨不忍睹,夏梦颜无比内疚,坐在沙发上抱着儿子泣不成声,暴躁的董建被夏梦颜嘤嘤啜泣的声音哭烦了,“你还有脸哭?我看日子也过不下去了,离了算了!”

  夏梦颜跪在地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苦苦哀求:“我不离婚,我明天就辞职,我上法庭作证,证明孩子是吴登奎的,帮你打赢官司,只求你不要跟我离婚。”

  董建嘴上说离婚,但骨子里还是舍不得董磊,而且这么些年他对夏梦颜还是有感情的,思前想后,他对夏梦颜说:“我丑话说在前头,可以再试着跟你生活,如果我心里实在迈不过坎,到时你别装可怜拒绝离婚,如果我能咽下这口恶气,你必须再给我生个孩子。”

  夏梦颜点头如捣蒜,连声答应,却忽略了站在一旁的儿子,父母的一番对话,董磊尽入耳中,眼窝里泪水浮转。

  05

  love小姐

  夫妻俩双双辞了工作,闲赋在家,每天就忙着跟律师讨论索赔事情。

  吴登奎在商场沉浮这么多年精得跟猴似的“故技重施”,但庭下调解做了让步,可以赔偿董建五十万。

  董建坐在沙发上,一根烟接一根烟抽,半边脸陷在暗影里,董磊扒着门框,怯怯望他,他对董磊招了招手,董磊坐在了他身旁。

  他笑着问:“磊磊,你愿意跟我生活还是愿意跟吴叔叔生活呀?”

  董磊脱口而出:“我要跟爸爸在一起。”

  董建心里暖了一下,笑着把董磊搂入怀中,董磊身子僵硬,撅嘴拧眉,董建心一咯噔,儿子对自己已有隔阂。

  吴登奎那边又让律师加了十万,董建觉得继续扯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董磊也即将开学,不想家里再鸡飞狗跳,拿了钱,接受了庭下调解。

  夏梦颜深知自己是罪人,在家卑躬屈膝,小心翼翼做家务,伺候董建,连大气都不敢喘,并且积极备孕,准备再生个孩子。

  日子即将风平浪静时,吴登奎老婆得知丈夫私.生子的存在,还白白赔了对方六十万,盛怒难熄,直接带了本家兄弟从安徽冲到南京。

  那天夏梦颜牵着董磊的手,送他去学校,结果在校门口被吴登奎老婆堵住,不仅当众扇了她一响亮耳光,还用恶毒语言羞辱她:“你是狐狸.精,你儿子是野.种,你老公是忍者神龟。”

  董建这边更惨,两个彪汉趁他不注意,身子一拱把他拱入河中,寒冬腊月,董建在河里艰难爬上岸,当晚就严重咳嗽还发了烧,一见河水就哆嗦。

  这么一折腾,身边朋友都知道了,特别是学校的家长群里,不知情的家长把夏梦颜被扇耳光的视频发到群里,董建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心又满是怨愤,指着夏梦颜鼻尖骂:“这一切都怪你,我脸都丢尽了,现在中际医院研究怎么样所有人都知道董磊不是我儿子,是你的野.种!”

  夏梦颜已经被骂得麻木了,表情痴呆,缱绻沙发一隅,任凭董建声音尖利,又蹦又跳。

  双方父母虽然在老家,但也得知了消息,纷纷劝离婚,董建父母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就算两人再生个孩子,日子还是会磕磕绊绊。

  夏梦颜父母觉得女婿不会咽下这口恶气,不离婚女儿定会被羞辱甚至殴打。

  06

  love小姐

  各方压力袭来,两人不堪重负,董建整日在家抽烟酗酒,一有不顺心就摔锅砸碗,夏梦颜日渐憔悴,眼窝深陷,没心思做家务,家里果破汁流,一地狼藉,董磊放了学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会哭一会笑,日子就这样苦苦熬着。

  那天夏梦颜接到老师电话,董磊被同学嘲讽后,失去理智,从二楼跳下,已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夫妻俩这才如梦初醒,两人一直沉醉自身痛苦,忘了疏导同样痛苦的儿子,他才是最无辜的。董磊在班上被孤立,那天一个同学嘲笑他是野种,他极力辩驳,结果对方不依不饶说他妈被扇耳光的视频大家都看到了。

  董磊积压许久的抑郁与痛苦顷刻爆发,纵身一跃。

  夏梦颜赶到医院时,医生说命能保住,但双腿要截肢,夏梦颜当场昏厥,醒来后董磊已经做完手术,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

  夏梦颜最终还是跟董建离了婚,董建深知在董磊的事情上,他也有失责,在财产上没有苛刻夏梦颜,只希望她能好好照顾董磊。

  夏梦颜一夜白头,独自带着儿子生活,余生她不再奢望男女之间的感情,只想安安分分守在儿子身边。

  回顾这场惨剧,董建在吴登奎牵线搭桥下轻易抱得美人归,且事业上顺风顺水,吴登奎资助他买房,借钱给他买公司股份,甚至支持他跟老婆分居闯荡事业,这一切,董建从未深思过原因,只觉得自己有能力好运连连。

  事情发生后,夫妻俩既不舍离婚又不能完全释怀,在痛苦编织的日子里争吵,掐架,发泄情绪,打官司索赔,忽略了最无辜最敏感的孩子,引发悲剧。

  love小姐碎碎念:

  今天的故事有点惨烈,以男女主双双被打,孩子跳楼截肢,家散人残收场。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毁了!成年人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还不知悔悟,受到惩罚也是活该,可孩子实在太无辜太可怜了......

  宝宝们,当你们遇到一个人对自己格外帮助时,会质疑它是出自善意还是阴谋吗?留言区讨论哦~

  love小姐与您相约明天见!

  精彩推荐:我的子宫,你们不能白用!

  如果你也是只刺猬

  请拥抱我

  需要您的一个“在看”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