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强阳者 >正文

我的糖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下者为巢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阿音是忘川里的一只鬼,明末年间死于饥荒,在地府里熬了一百多年,好不容易攒够了功劳,去年腊月的时候,阿音当上了孟婆。

  从前当阿音还是一个无名小鬼差的时候,总是趴在栏杆上,望着不远处的老孟婆做汤,一锅烧了千年的汤水,再洒上几份引子,喝了竟能够忘掉一切,着实神奇的很,阿音时常望着便入了迷,想着要是有一天自己做了孟婆,天天烧制孟婆汤,那该有多好玩呀。

  在阿音雄赳赳的上任了不到几个月,便对做孟婆的憧憬散了很多,每天工作就是重复的搅拌着汤水,那盛汤的勺子重的很,举不了几下手腕便酸痛起来。

  做孟婆近一年的时间里,阿音从陆陆续续死去的鬼的口中得知,人间现在大变样了,到处都是新鲜的玩意,他们说这叫科技的发展,不像自己活着的时候,吃口饭还要靠老天爷的心情。

  这天下午,地府又到了一批新鬼,阿音照例把舀好的孟婆汤依次递给众鬼,当最后一只鬼喝完孟婆汤转身离去的时候,从腰间掉落下一个物品,阿音好奇捡了起来,那是用人间的纸包裹住的像小石子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大白兔奶糖几个字。

  “糖,也是吃的吗。”阿音挠了挠头,按捺不住好奇,剥开糖纸将里面的小石子吃了下去。

  阿音没想到人间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之后做汤的日子里,阿音总是心心念念着那颗糖的味道。

  终于有一天,按捺不住心底的渴望,阿音偷偷盗取了一些地府土,捏造了一个同自己一个模样的人偶,施过法之后,这个小玩偶可以代替阿音做上三天孟婆的工作。

  准备好一切,阿音遮掩着身形,偷偷的跑出了地府。

  【二】

  人间变化可真大啊,这是阿音近四百年来又一次重回人间的第一个想法。

  阿音把她最喜欢吃的大白兔奶糖塞了满满的一口袋,她还去吃了各式各样的生前未曾吃过的东西,顺便将人间的游乐场所也都玩了个遍,甚至有一次,阿音在街上看见一男一女亲吻时,也想着尝试一下,悄悄附上了女孩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人间的味道。阿音离体后,那女孩的魂魄竟有些震荡起来,吓得阿音吐了吐舌头,再也不敢乱来。

  阿音最喜爱的是人间的美食,觉得怎样都吃不够,每次尝到小吃时,总要往怀里在揣上一些。塞得满了,走路时一顿一顿的,见到前方的游乐场,仍旧屁颠屁颠的撅着身子往里面跑去。

  阿音生前便是一个糊涂人,到了死后依旧如此,玩的尽兴了,便把人偶的三天时间忘得干干净净。

  等到阿音想起来的时候,早已过了时效。

  阿音回到地府的时候,阎王和牛头马面们早已经在等着她。

  阎王坐在高堂之上:“大胆孟婆,擅离职守,造成阴间混乱,你可知罪。”

  阿音有些害怕,想了想,从怀中掏出最心爱的大白兔奶糖,讨好般的递给阎王。

  阎王愣了一下:“放肆,左右退下,本王要亲自审问孟婆,叫她知道坏了我地府的规矩,该会是怎样的滋味。”

  牛头马面们很快退了出去哪所医院看癫痫好,偌大的房间里只剩阎王与孟婆阿音两人。

  沉默许久之后,阎王轻咳了一声:你那手中拿的,是何物?“

  阿音连忙递了过去,一边说道:“这是糖果,人间的玩意,可好吃了。”

  【三】

  阿音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一个阎王,地府之主,居然会为了人间的一点吃的,和她一个孟婆厮混在了一起。

  自从给阎王尝过了奶糖之后,阎王便隔三差五的找到阿音,时不时暗示一下,不出几月,阿音身上的所有吃食,都被他俩吃的干干净净。

  断粮的第二天,阎王端坐在府中,满脸愁容。

  阿音见了说道:“像这种吃的,在人间,那多的怎么都吃不完。”

  阎王咽了咽口水。

  “要不,咱去一趟?”阿音怂恿着。

  【四】

  阿音和阎王在人间大肆的扫荡了一番,大包小包的把看上的吃的全都带了回去。

  地府里,阎王正拿着一个冰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吃着。

  阿音鄙夷的说道:“我说老阎,你怎么连这个玩意都没吃过。”

  阎王说道:“我不像你,我死的早,那时候还没有这玩意呢 。”

  吃完最后一颗糖葫芦,阎王擦了擦嘴:“现在想想我生前都是什么日子啊,不过还好现在我做鬼了,日子好了,我要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全都吃回来。”

  一来一回的,路数熟了,阿音和阎王不过半月便要去上一趟人间,卖力囤货。

  把最后一颗糖果放进怀里,阿音说道:“老阎啊,咱这也算是坏了规矩呀,要是让天上的那几个知道了,咱俩的鬼命可就不保了啊。”

  正说着,从外门走进一个鬼差。

  “启禀阎王,玉帝下召,请您和孟婆去天庭一趟。”

  “完了完了,我这刚说完,玉帝就要拿人了,我的鬼命怎么就那么惨。”阿音一副苦瓜相的说道。

  阎王扯了扯嘴角,胡子一翘:“怕个甚,怎么说当年我也是和他一起死过的人。他能不给我个面子?”

  阿音听完,才知晓原来阎王和玉帝还有这层关系,顿时心情舒畅了很多,美滋滋的驾着流云,同阎王一起去了天庭。

  【五】

  天庭里,只玉帝一人端坐在宝座之上,手执一卷书,细细看着。

  阎王和阿音垂手站在一旁,未曾言语。

  良久,玉帝起身走到阎王身边问道:“可知为何传唤你二人。”

  话音未落,阎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臣有罪,臣不该擅自离府。请陛下责罚。”

  阿音心里咯噔了一下,苦瓜相的脸再一次爬了上来。

  ?

  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玉帝摇了摇头:“这只是其一。”

  阎王把头快要低到地下了:“陛下真乃英明神武啊,一眼就把臣看穿了,实不相瞒,臣……”

  还未说完,玉帝一脚踹向阎王翘起的屁股,怒声到:“少跟我扯那些花里胡哨的,我问你,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你知不知道,我们天界每年只能从人间搬取固定的物品,不能多一丝一毫。”

  阎王抬起头:“啊?”

  “你小子倒好,呼哧呼哧的往地府里倒腾人间的东西,你可知我和王母已经一月有余未曾吃到冰糖葫芦了。”

  越想越气,玉帝在阎王的屁股上又补了一脚。

  “二牛。”

  “哎。”

  阎王屁颠屁颠的爬起来,跑到玉帝的身边,小声嘟囔着:"咱不是说好了,有外人在,不提咱阳间的名字嘛。”瞥见玉帝的神色有些变,随即又说道:“玉帝您吩咐。”

  玉帝摸了摸胡子,伸出两个手指:”今后你们在人间捞的零食,我要八成,就当做税务了。”

  “陛下。”阿音硬着胆子说道,“要不,在商量一下?”

  扯掉阎王拉着衣角的小手,阿音说道:“我们这跑上跑下的也不容易,总得给点幸苦费啥的。”

  “恩,”玉帝打量着阿音,“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样,我少要一点,七点九成你看怎么样。”

  阿音哭丧着脸还要说话。

  “好了,”玉帝挥了挥手说道,“寡人要休息了,你们退下吧。”

  霞光一闪,未等阿音反应,玉帝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阿音的苦瓜脸还在,拉着阎王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大殿。

  【六】

  阿音回到地府,气冲冲的对着阎王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给你面子?”

  “七点九成啊,都给他了,我们还吃个屁啊。”阿音哀嚎道。

  “我说孟婆啊,咱们干大事的,得沉住气,他说给七点九成,难道咱们就乖乖给他吗。”阎王摸了摸胡子。

  “呸,你怕是不知道你刚刚在天庭上那狗腿子的模样吧。就你这小胆子,敢不给吗。”

  “咳咳,你是不知,那家伙就好口面子,只要咱在这事上给足他脸了,后面的就好办了。”挺了挺肚子,阎王胸有成竹的说道。

  阿音听到阎王这么肯定的说辞,眼中顿时冒出了一道绿光,麻溜的跑到阎王身边,伸出小手在阎王肩上胡乱的捏着:“您老人家有什么好的方法呀。”

  【七】

  什么! 成亲!

  阿音不由惊叫了起来,双手猛的捏紧。

  疼疼疼!

  阎王好不容易挣脱掉,对着阿音委屈的说道:“咱这个不是真的,是假成亲,天庭里不是有夫妻保护法嘛,你想啊,咱们要是假成亲了,那我们从人间捞来的东西就成了夫妻共同财产了,玉帝也没法子要了。”

  阿音气呼呼的说道:谁知道你这个老冰棍是不是诓我的,我才死三百多年呢,按照天界的算法,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

  阎王揉了揉肩膀:“天庭里夫妻本来就少,一共就那么几个神,还互相看不上眼,为了鼓励生育,多生几个小神,早在几千年前,老玉帝还没退位的时候,就颁布了这样一条法令,凡是在职的夫妻神均不需要缴纳任何税务,相反,每年还有多余的红利拿。但是这么些年了,依旧没有神仙成亲,所以这条法令小儿癫痫有什么症状也就很少被人提起,再加上你是新来的,不知道很正常。”

  “真的?”阿音将信将疑,“可是成亲需要在月老那里公正,红绳一旦套上了,除了极少数的可能,便真的一辈子也分不开了,哪里来的假结婚。”

  “你休想糊弄我,告诉你,我可是个正经鬼,不吃你这一套。”

  阎王伸长了脖子在阿音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什么!贿赂月老!”

  “嘘嘘嘘”

  阎王手忙脚乱的堵住阿音的嘴巴。

  “再嚷嚷把鬼兵招来了。”阎王忙使着眼色。

  “行贿可是大罪啊。”阿音压低了嗓子。

  “所以才要叫你小声嚷嚷啊。”阎王悄声道。

  “可是月老一直清心寡欲的,哪里来的法子要他上钩嘛。”

  阎王朝着阿音的口袋努了努嘴。

  “糖? 这能行吗。”

  阎王自信的笑着:“玉帝都馋的要命,还怕他月老不好这一口?”

  “怎么样,干不干。”

  “那么多的糖哦,成了就都是咱俩的。”见到阿音有些犹豫,阎王适宜的出声。

  “你得答应我一点,要是有一天我遇到了如意郎君,你得同我一起去月老那里解除婚约。”阿音说道。

  “这是自然,我又没有什么恋童癖。”

  阿音又纠结了不到一分钟,杀猪似的叫唤:“死就死吧,干了。”

  【八】

  “怎么样,怎么样。”见到阎王从月老那里回来,阿音忙问道。

  阎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猪蹄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对着阿音神秘的笑道:“成了。”

  “真的吗。”阿音有些激动。

  阎王三两下啃完了猪蹄,抹了抹嘴角的油:“明日你同我去月老那里,领个假红线,这事就算办好了。”

  “哈哈,我的棉花糖棒棒糖牛轧糖,我来啦。”阿音发疯的叫道。

  翌日清晨,阿音随着阎王一起,去了月老办事处,见阎王来,月老轻轻点了点头,绕道后方,取出一根红线出来。

  “这是我昨夜炼制的,表面上同其他红线一般无二,同样能够被录入天庭婚榜,但是却并不能令双方互生情义。正好适合你们。”

  “月老,你这东西,把稳吗。“阿音插声问道。

  “你们放心,收了你们的东西,就不会糊弄你们,我敢保证,就是玉帝,也辨别不出真假来。”

  “那就好,那就好。”阿音接过红线,一把扯过阎王,愣着干啥,系上啊。

  阎王望着被阿音打落的快要到嘴的糖,怨怨的走了过去,拿起红线,绑在了手腕上。

  “叮。”

  整个天庭上方响起了巨大的提示音:恭喜阎王和孟婆喜结连理。

  阿音忙看了看阎王一眼,这个大胡子还是这么的讨厌。不由松了一口气。

  “棉花糖棒棒糖牛轧糖。”阿音傻兮兮的想着。

  【九】

中医治疗癫痫病效果快吗

  “婚”后的日子里,阿音最喜欢做的,便是拿上一大袋子零食,到南天门的门口坐着,玉帝时常从南天门经过,这时候,阿音嚼糖的声音变更大了一点。

  玉帝一脸黑线的走过。

  “来人啊,把南天门给我拆了,以后从北门走。”

  阿音看见玉帝吹胡子瞪眼的骂着百官,笑声更甜了,吭哧吭哧的吃掉手中的糖果,一把抱住零食袋子,晃晃悠悠的回了地府。

  阿音仍旧是孟婆,只不过这个孟婆如今已经不干活了,因着与阎王有夫妻之名,讨好她的小鬼不计其数,孟婆汤也有人抢着帮他做,阿音美滋滋的拿着糖果在地府晃悠,时不时去人间扫荡一番,日子过得着实惬意。

  玩的累了,阿音就坐在黄泉边上,听着心来的鬼鬼们讲述着人间的故事,如今这世道不同了,没有人会再饿死,可是地府里每年新来的幼鬼依旧不计其数,阿音抱着糖果罐子,听着那些自杀而来的新鬼们坠坠讲述着,人间的压力大得很,房子也买不起,本来想死了一了百了,没想到地府里居然还包分配房子,这死一回,也算是值得了。

  阿音听的迷迷糊糊,嚼着糖果,又停留了一会儿,便起身远去了。

  房间里。

  遍地堆满零食的细缝里露出一只小胖手,口齿不清的数着。

  “等我屯够了粮草,再到月老那里把那个大胡子踹了。”阿音心里想着。

  “不过那个大胡子除了长得丑了点,胖了点,脾气还可以,就这么踹了是不是不太好。”

  “大不了到时候多分点猪蹄给他好了。”阿音摇了摇脑袋。起身一跃,钻进另一堆零食里专心的数着。

  “牛轧糖四千颗,棒棒糖八千颗,猪蹄五百个……”

  云端里,阎王,玉帝和月老躬身而坐。

  望着下方认真的阿音,玉帝开口道:“三百年了,红线的效果应该快要显露了吧。”

  “再过三五载,当年设置在红线的道法便要消散了,到那时,孟婆的记忆应该就会全部恢复了。”月老说道。

  恩。

  玉帝转头看向阎王:“当年她到地府的时候,我便说要点醒她的记忆,你偏生不肯,说什么天庭法律不许,比起我们两的交情,这天庭法又算得了什么呢。”

  阎王喝了一口酒:不是不要你的帮忙,阿音生前吃了太多轮回劫的苦,猛然点醒记忆,我怕她承受不住。这样慢慢唤醒,对阿音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倒也是,”玉帝摸了摸胡子,“不过你那老婆,也着实能吃了点。

  阎王哈哈大笑:“两千年前我与阿音成亲的时候便是知晓她爱吃糖,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习惯依旧还在着。”

  “快咯。”玉帝伸了个懒腰,“戏快要演完了。”

  “你小子,等着一天等了很久吧。”

  阎王还未回话,天边响起来一道刺破云霄的声音:大胡子,糖果快没有了,快带我去人间背上几麻袋。

  阎王朝着玉帝与月老笑了笑后,踏着流云,向着地府飞去。

  “的确是很久了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